首页 > 马业 > 马主 > 正文

她也在澳洲当马主,刘辰岩报名马英雄评选

评论手机客户端2017-3-21 9:56:22 来源:第一赛马网 作者:Joanna 编缉:Joanna
TAG标签: 
摘要:

开栏语

“寻找中国马英雄之候选人”系列报道之十二

尽管有时步履维艰,但他们激情燃烧、敢于奉献;尽管有时遭遇挫折,但他们不畏人言、信念如铁;尽管千钧重担在肩,但他们勇敢担当、率先垂范。无数爱马人士凝聚在复兴内地马业、建设赛马强国的旗帜下,慷慨解囊以赴之,矢志不渝以从之,殚精竭虑以成之,他们挺起了中国马业的钢铁脊梁,谱写了赛马英雄的不朽篇章。 

他们叫中国马主,他们是中国的马英雄。


blob.png


由中国权威赛马网站第一赛马网、环球赛马TV、香港评马同业协进会共同举办的“首届中国马主风云榜颁奖盛典暨中国马主与世界高峰论坛(2017)”,目前正进行地如火如荼,第一赛马网将陆续推出马主评选候选人系列,带您认识各个中国赛马的脊梁、中国马文化的推手、马匹繁育的领军人物。今天第十二篇带您认识刘辰岩。


blob.png

刘辰岩



    可以高端大气、上档次,也可以为吃地道美食钻进街边大排档;有时她像气质优雅的大家闺秀,有时又像亲和的邻家姐姐,她就是刘辰岩,江湖人称“刘姐”……一个从国企下海到私企又成为IT公司掌门人的美女老板。进入马圈之后,她的心全被自己的两匹马“一条龙”、“清一色”牵动着。“‘一条龙’已经到新疆准备参赛,‘清一色’则继续在内地受训,希望它能尽快达到参赛要求。”在国内的两匹赛驹已经可以征战沙场,但她还不满意,年初在神奇百万拍卖会上,她成为了澳大利亚的团体马主。“这匹马是周岁马,年底才能参赛,血统很好,我很期待它明年在神奇百万两岁经典赛上的表现。”


blob.png

刘辰岩(右)


    对于马,刘姐认为被它们征服更多地是因为马匹对她亲近、被它们表现出的聪明和刚烈所吸引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购马之后除了自己追着比赛跑,还经常到赛马发达国家和地区观摩学习,因为在她心中,马儿已经是自己生命中不能缺少的元素,而马圈也让她获益良多。除了自己爱马,她也将自己这个健康的爱好推广给自己的亲朋好友,也顺利地吸引他们关注马圈,关注中国赛马,而在她心中,也在酝酿着属于自己的有马生活。

  

二十年后重新联系,她在任宁宁的带动下进入马圈

    说起第一次观看赛马,刘姐仍清楚记得,那是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大草原上,“那天我从北京出发,整整开了八个小时车,拉了一帮朋友,去看安志强安总举办的比赛,那就是任总邀请我去的。”说起自己与京华兴的渊源,刘姐毫不忌讳的说,自己三十多年前就和任宁宁有生意上的往来,并结下深厚感情,“是任总把我带上了经商之路,后来因为任总有段时间出国了,所以才断了联系。”


blob.png

 

     “有一天和老朋友聊起,他说任总从国外回来了,我就问回来做什么?朋友回答在养马。”刘姐说,她当时十分不解,一个三十多年前就打理数百万生意的老板,出国转了一圈之后,怎么一回北京就养马了。“我当时就想,小时候就看过乡下人养马,不外乎就是加草料、放牧,还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?后来也去过几次马场,并没有感受到纯血马和普通的马有什么特别之处。”

 

    2014年在任总的邀请下,刘姐从北京拉着一车朋友,在呼和浩特观看了她人生中第一场现代速度赛马比赛。“现场那种激情和刺激,赢马后拉头马的荣耀感,让我感受到了事业成功之外的另一种喜悦。”她说,自从那一次之后,以后凡是有时间,她都会飞到各大赛场去观看比赛,看着看着,就有了自己买马的想法。

 

除了马主荣耀,她希望成为马主后和女儿有更多共同话题

   说起自己买马的原因,刘姐说,除了享受拉头马的荣耀感,更多的还是想为自己女儿买马,让她多接触大自然的生灵。“我女儿是空姐,她骑在马上的姿态帅极了。她好像天生就会骑马一样,对马术学习的进步也很神速。”她说自己年轻时为了事业忽略了对女儿的照顾,她希望能够因为拥有马,和女儿有更多的共同话题。


blob.png

刘辰岩


    说起女儿,刘姐除了歉疚还有掩饰不住的骄傲,更多的是想和女儿建立更多共同爱好的期望。“以前对她的关心太少了,现在她已经长大,我们更多地像是朋友。进马圈能认识另一个领域其他朋友,说不定有更多机会。”

    进入马圈之后,女儿曾经到马场转悠过,但后来也来得少了。“没关系,只要我还和马一起,就能为女儿备着,哪天她需要了,我还能提供嘛。”为了学习马匹知识,除了请教前辈,多和赛马大咖交流,她也积极向外看。今年一月份澳大利亚的周岁马拍卖会,一批女性马主拍下了一匹血统优秀的小马驹,“当时她们问我要不要加入她们的团体,我认为可以试一下,也当接触国外马圈,也就答应了。”刘辰岩说,她在答应之前也了解的马匹血统,看了马匹资料,觉得好才答应的,并不是盲目地盲从。

 

看到马匹沾满灰尘,她心里跟着难受

    2016年6月,她随京华兴董事长任宁宁一起到了澳大利亚神奇百万拍卖会,“那些马真漂亮,皮肤油光滑亮的像丝绸一样,拍卖现场的气氛也令我震撼,骑师麻连凯当时也去了,给我很多参考建议。”拍卖会正式开始后,她根据自己的判断和麻连凯的建议,连续买下一匹公马和一匹母马。“我的朋友知道我在马匹拍卖会的时候,也说要买马,紧跟着我又拍了两匹,也是一公一母。”就这样,她带着三匹2岁马和一匹三岁马结束了自己第一次拍马旅程。


blob.png

刘辰岩


   经过漫长的等待,2016年9月份,刘姐的马匹终于从上海结束检疫开始训练,因为喜欢打麻将,她给自己的两匹马起名叫“清一色”、“一条龙”,她希望它们能做到一上赛场就全力以赴,奋发向前,披金斩银。“‘一条龙’是一匹小公马身形健美和我特别亲近,别人要摸它的时候它总是扬起头回避,但我摸它的时候,它会低下头,很温顺。”因为这个原因,当马匹从澳洲运到上海那天她一眼就从十几匹马中认出了“一条龙”,“那时候是大夏天,几十匹马一起经过长途飞行又从机场到检疫场,身上沾满是草屑和灰尘,马身上的毛发都黏在一起。你能想象自己的头发因为灰尘结节的样子吗?那得有多难受啊?!”


blob.png

刘辰岩


    一到检疫场,工作人员就在室外为马匹冲洗,在夏天的日光下连续冲洗数十匹马匹之后,工作人员就到室内休息了。“当时气温很高,我也不好让他们再继续工作,谁知道他们出来后就说马匹都冲洗好了,当时我就火了,和他们辩解。因为我看到‘一条龙’身上的灰尘和草屑热的委屈地躺在地上”,在她的坚持下工作人员终于为“一条龙”作了清洁。

 


她说,赛马场上就必须追求胜利

    在去年武汉赛场“雅士-神奇百万”系列赛的总决赛上,“一条龙”为刘辰岩拿下了一席季军,首次拿到奖杯和奖金的她兴奋万分,和现场观赛的朋友合照留念,并且在比赛结束之后到马房看望自己的爱驹。“赛马和所有运动一样,都是胜者为王。‘一条龙’回到国内的时间不长,训练也还稍显不足,在强者如林的赛场能能够先确立自己的地位,我很高兴,哪怕只是季军,但它也已经迈出了第一步。我希望随着它年龄的增长,能力增强之后能拿冠军,毕竟,在赛场上大家只记得冠军。”


    刘姐说,当时拍卖马匹的时候,完全考虑到将来的繁育问题,后来随着和马匹相处,感情加深了,心里才真正涌现出那种望子成龙的期盼。“我可以等,也不会过分透支马力,而且也希望它们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途程,跑出好成绩。”她说,自己相信,只要给予两匹马最好的条件,它们也能够不辜负自己的期待,做得更好。“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成才、扬名?它们寄托着我的期盼。”

“以前不理解任总为什么那么爱马,总觉得不可思议,后来自己有马了,才明白了任总对马的那份情意。”刘姐说,如果有一天“清一色”、“一条龙”要换主人,“相信那时候我会和任总一样不舍,也会担忧它们的生活。”刘姐说,她相信京华兴的实力,京华兴有麻连凯这样的好练马师,还有像任宁宁这样爱马的董事长,她愿意将自己的爱马交托给他们,也相信京华兴优秀骑士的调教下会让“清一色”、“一条龙”在赛场上体现他们自己的价值。